燕郊34畝承包土地被征8年未獲補償 官方稱正在溝通解決

2019-07-08   誠搜網

2009年河北三河市的肖洪杰在高樓鎮東南各莊承包的34畝土地上種植了5萬棵樹苗,2012年集體土地被征用,因征地部門一直未與其協商解決地上附屬物補償,致肖洪杰至今未拿到補償金。目前,肖洪杰承包土地上的部分成年樹苗被開發商(百世金谷公司)砍伐,其部分土地也被開發商占用動工建設。2018年7月國家信訪局受理了肖洪杰的投訴后轉交地方督辦,但截止目前仍未得到有效解決。

4月24日,三河市燕郊開發區(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原國土資源局一名負責接待媒體采訪的張主任回應稱,國土部門正會同高樓鎮政府的負責人與開發商協商解決。但高樓鎮政府的工作人員則回應稱,鎮政府只負責征地事項的一般工作,補償方案不屬于他們鎮政府負責。而三河市燕郊空港物流有限公司(該公司實際控制人為百世金谷實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張永鐵,以下簡稱“百世金谷公司”)在被征用土地上附著物未予補償的情況下,就獲得了《國有土地使用權證》并開工建設等相關問題,三河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辦公室婁主任未予回應。


燕郊34畝承包土地被征8年未獲補償  官方稱正在溝通解決

承包地上栽種的樹木被砍伐,土地遭開發商占用


34畝承包土地被征用 8年仍未拿到補償金

2009年6月25日,河北三河市(隸屬廊坊市)高樓鎮東南各莊的10名村民(甲方)將34畝土地(每畝3.2萬元)流轉給肖洪杰(乙方)搞種養植業開發。村委會(丙方)與甲、乙雙方簽訂了《土地流轉合同》。合同約定,承包期限從2000年1月1日至2030年1月1日止,肖洪杰每年給東南各莊村委會繳納2040元的承包費(每畝60元)。


燕郊34畝承包土地被征8年未獲補償  官方稱正在溝通解決

肖洪杰向國家信訪局信訪后收到的“答復意見書”


2011年當地政府對該宗土地進行征用。此時,肖洪杰剛投資了500萬元準備擴大種植采摘園經營規模。2011年12月6日,三河市高樓鎮政府的3名征地補償工作人員對其承包土地上的附著物進行清點,登記有5萬多棵樹苗。

但由于征地補償方案沒有公開,肖洪杰一直未獲得補償。土地被征用3年后即2014年10月初,三河市燕郊開發區管委會、國土部門、高樓鎮政府以及百世金谷公司在內的多名負責人,找到肖洪杰就地上附著物補償進行協商。但雙方就每畝補償金50萬元至60萬元之間的價格未談攏,此后再未有協商。

2018年5月初,肖洪杰發現自己承包的土地上一些樹木被砍伐,部分土地被三河市燕郊空港物流有限公司(開發商)占用,并已開工建設。于是,肖洪杰報警,但一直未得到處理。此后不久,肖洪杰向國家信訪局反映情況。2018年7月,國家信訪局轉給三河市督辦件,但至今仍未得到處理。

2019年4月19日,肖洪杰多次找百世金谷公司的負責人協商未果,便將開發商強行占地修建的塑料圍墻推倒。開發商報警后,在當地派出所,肖洪杰看到了開發商的《國有土地使用權證》(2014第061號,發證日期為2014年5月30日)。

針對此事,北京圣運律師事務所的連大有律師表示,根據《土地管理法》相關規定,征用耕地的補償費包括土地補償費、安置補助費以及地上附著物和青苗的補償費,而地上附著物及青苗補償費歸地上附著物及青苗的所有者所有。“按照法律規定,征地補償和移民安置計劃確定的相關補償費未全額支付,被征地的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和農民有權拒絕移交土地。”

連律師指出,如果肖洪杰的征地補償款被征地單位或個人侵占或挪作他用,按照《違反土地管理規定行為處分辦法》第十二條規定:行政機關侵占、截留、挪用被征收土地單位的征地補償費用和其他有關費用的,對有關責任人員,給予記大過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降級或者撤職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處分。并根據《刑法》規定,對于侵占、挪用征地補償費的特殊主體,即國家工作人員,追究貪污罪和挪用公款罪的刑事責任。

“征地補償款是發給征地農民的,政府部門不得截留、挪用或者不給,這都是違反土地管理法的行為。如果肖洪杰在這方面的利益受到侵害,可以到有關部門控告征地部門,或者直接向法院提請行政訴訟。”連律師說。

被占用的部分承包土地正在建設物流港項目

4月24日,記者在現場看到,位于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開發區迎賓北路東側、孤山北路北側的“燕郊科技商貿物流港”項目正在建設中。工程項目公示欄顯示,承建方為上海寶冶集團有限公司,該項目總用地面積21.0609萬平方米。據廊坊市土地招拍掛出讓信息顯示,2011年9月12日,三河市燕郊空港物流有限公司通過招標出讓的方式獲得該宗地塊,土地用途為倉儲用地,使用年限為50年。

肖洪杰告訴記者,這個“燕郊科技商貿物流港”項目用地有一部分就是百世金谷公司占用的他承包的土地。

“高樓鎮政府工作人員當初清點的5萬多棵樹苗,均有登記在冊,也有視頻錄像為證。”肖洪杰認為,“如果2014年折算下來按每畝60萬元補償的話,我這34畝土地應該獲得2000多萬元的補償,一年光銀行利息就有上百萬元。我去鎮政府問情況,鎮政府的人說,補償費用應該由百世金谷公司負責。”

肖洪杰向記者透露,百世金谷公司的法人代表張永鐵曾在電話里告訴他,等其從外地回來后雙方協商解決,但至今雙方并未見面協商。“我的另一塊土地,也被百世金谷公司占用,協商好的600萬元補償,只給我200萬元,至今還有400萬元沒給。因為張永鐵聲稱400萬元被人冒領走了,要追回來再給我,但現在該名冒領的人因涉案已經被警方抓了。”

記者多次通過電話、短信聯系百世金谷實際控制人張永鐵,但均未聯系上。


燕郊34畝承包土地被征8年未獲補償  官方稱正在溝通解決

于燕郊開發區的百世金谷公司售樓部


官方回應:涉及多部門,一時難以說清

高樓鎮政府黨政辦公室一名負責接待媒體采訪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對于肖洪杰承包的34畝土地上附著物未得到補償的問題,因從2012年事發至今已經多年,具體情況他并不清楚,而主管該工作的孟副書記因在外開會,不方便接受采訪。“我們只負責征地拆遷的一般工作,補償款應該是由國土部門負責,至于其他細節問題,等我給領導匯報后再做答復。”該名工作人員這樣告訴記者。

燕郊開發區原國土資源局的一位張主任回應稱,他去年與高樓鎮政府的孟副書記多次去肖洪杰栽種樹苗的承包土地現場查看核實,發現沒有5萬多棵樹苗。對2011年12月高樓鎮政府工作人員清點登記的數字,張主任稱,由于距離時間太久,加上他來國土部門工作還只有一年多,也沒在鎮政府的檔案里看到該清點登記表,因此覺得自己沒有發言權。

“我們的領導跟鎮政府的人,也多次與開發商(百世金谷公司)溝通協商推進解決該問題,不過處理會有一個過程……至于該補償多少,補償的依據是什么,我們現在也很為難,因為都有紀檢部門盯著……至于更多的具體細節,采訪高樓鎮政府的領導會給你說的更清楚。”對于開發商未補償就占用土地動工建設是否存在違規等問題,張主任未予以回應。

三河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辦公室婁主任接受采訪時說,對于國土部門在征用集體土地時沒有補償到位就給百世金谷公司發證的問題,因為涉及到很多部門,他一時難以說清。“我先給市宣傳部的人聯系下,等你去宣傳部后我們再溝通,你看行不行?”

對于事情的進展,記者將持續予以關注。

尚法新聞


關鍵詞:燕郊

最新評論

查看更多評論   

 

因為有你 新聞才更精彩

歡迎來投稿

Copyright © 2005-2017 Ca315.com All rights reserved.誠搜網版權所有

  • 神龙宝石头奖闯关